老陈就兼顾了保安、卫生和维修三项工作
2020-08-07 13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保安员用杀人的方式“捍卫”钱,这起极端的案件背后,让人关注的是:在深圳,幼儿园教职工的待遇到底如何?

据介绍,从2000年至今,深圳市学前教育“国退民进”一路高歌,现在罗湖区的幼儿园公办率降低到8%,全市的公办率更低至4%。

据陆克俭介绍,在深圳公办幼儿园,享有编制的老师月工资可达8000-10000元,而非编制内的教职工工资一般是2000-3000元,这种“同工不同酬”现象普遍存在,“民办幼儿园教师的工资则在2000元左右,在深圳这个高消费城市里,根本留不住人”。

罗湖区教育局一名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教育市场化是一场以失败告终的运动,现在政府围绕幼教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补课,但是效果很难在一天之内显现。”

据介绍,目前罗湖区幼儿园的平均保教费为每月891元,毗邻的福田区这个数字是1439元,南山区则是1150元,“鹏兴一幼保教费为每月1200元,但是相比还是不高”。记者了解到,经深圳市发改部门同意,深圳市幼儿教育的保教费每两年增长一次,每次增幅不能超过20%,但是即使这样也无法改变幼师工资低的问题。

廖园长是四川南充人,14年前来到深圳筹办鹏兴一幼,将这所幼儿园打造成附近闻名的优质幼儿园,深得教职工和幼儿园孩子与家长们的喜爱。来自湖南的保安员老陈,则一直被幼儿园的同事称为陈叔,给大家的印象是“和蔼可亲”,大家对他涉嫌杀人很费解:“陈叔人很好,为何会这样?”

今年5月,罗湖区学前教育科正式挂牌,这是继宝安区之后深圳第二个成立学前教育科的区。这个科目前负责着全区145所幼儿园的行政管理。在此前十多年,深圳市的学前教育一直归口职业和成人教育处室进行管理。

7月19日上午9点,罗湖区莲塘鹏兴第一幼儿园(以下简称“鹏兴一幼”)开完会,廖园长将保安员老陈喊到办公室谈话。老陈和廖园长都是在幼儿园工作14年的老员工,只不过在幼儿园扮演的角色不同而已,两人口碑都很好,深受同事、孩子及家长们喜欢。后来大家推测,双方谈话的焦点应该是一笔奖金。

曾勇前认为,幼儿园教职工工资低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方面,是民办幼儿园自负盈亏,很多员工的工资基数仅按深圳最低工资标准;另一方面,是保教费偏低。

据鹏兴一幼董事会负责人叶华炜介绍,廖园长年薪超过20万元,而保安员老陈的月工资则在2500元以下。叶华炜告诉记者,鹏兴一幼老师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,在整个罗湖区,即便不是最高也处于中上水平。

此后不久,幼儿园园长助理有事需要向园长请示,去敲园长办公室的门,发现门被反锁,园长电话也无人接听。助理觉得反常,打电话向社区民警求助。民警来到,喊门无人应,破门后发现园长倒在血泊中,随后民警在幼儿园食堂发现老陈,也已经倒毙。

据罗湖区教育局学前教育科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罗湖区的民办幼儿园职工的平均收入是2500元/月,这一收入,和一名工厂普工的收入不相上下。低收入让罗湖区幼儿园教师的年流失率在20%以上。

现在很多幼儿园都说“两教一保”就是编制了,即每一个幼儿班有两名负责教学的主班及配班老师,一名负责幼儿生活保健卫生的生活老师,陆克俭笑着说,这种说法实在有点“耍流氓”。

羊城晚报记者从区教育局了解到,鹏兴第一幼儿园隶属于鹏兴教育机构,该机构共有5所幼儿园和1所小学,口碑一直不错。该幼儿园共有12个班,在园幼儿400人左右。李米莎透露:“该幼儿园属于董事会领导下的园长负责制,园长主管教育和教学,至于人财物方面应该是由老板说了算。”

所谓普惠性幼儿园,就是政府出钱规范幼儿园的管理。政府给予普惠幼儿园每个班4万元的补助,专门用于提高教职工待遇,提升保教质量。

罗湖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。按照一个幼儿园300个孩子、每个孩子每月保教费1000元算,一年的保教费是300万元,这样规模的幼儿园,教师数量应该在50人以上,若每名教师每月人工成本3000元,每年13个月,费用为39000元,这样下来一年的人工成本将近200万元,加上房租和公共费用,幼儿园基本上没什么钱可以赚。

此外,深圳市和罗湖区今年对于学前教育的集体奖项超过以往任何一年。曾勇前介绍,“今年罗湖区对于上省市区各个等级的幼儿园,分别给予15万元、10万元和5万元的奖励,市级层面还另外有奖励”。

陆克俭告诉记者,整个广东省的幼教事业,市场化趋势严重,这是早几年“教育产业化”的结果。现在深圳市的民办幼儿园,整体上都以一种“市场化运行,计划化管理”的方式运行:一方面政府部门不给幼儿园财政拨款;另一方面限制幼儿园的自由发展,限制收费,这样民办幼儿园收入有限,相应的,幼师工资不高,教育质量下降。

陆克俭说,深圳的幼儿教育事业发展并不是无药可救,他认为有两种模式比较适合深圳的现实情况。一是政府经费包干制幼儿园;二是政府支持发展公益幼儿园。

与此同时,深圳推出针对幼儿园教师的从教津贴,对三年教龄以上的幼儿园老师,给予每月300元到1000元的从教津贴,这一政策将从今年9月开始实施。

老赵透露,前段时间,园里清洁工走了,老陈就兼顾了保安、卫生和维修三项工作,工作任务加重了,工资却没加,但考虑到自己快50岁了,加上妻子也在幼儿园上班,和家人隔得很近,老陈没有太多怨言。

今年6月,深圳几乎所有的在园幼儿家长,都收到了一个意外惊喜:深圳市对全市在园幼儿家庭实施儿童成长补贴,每个家庭每年获1500元。

这名负责人抛出连串诘问:“2500元工资能干什么?社会上保安员和清洁工的工资到了什么水平?老师们怎样才能有尊严地活着?”

罗湖警方的刑警到场勘察,发现廖园长是头部遭遇钝器打击致死,保安员老陈则是服毒并割腕死亡。

尽管叶华炜强调,作为一个兴办14年的幼儿园,董事会对待鹏兴一幼的教职工不薄,但是深圳学前教育行业结构性薪资较低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深圳市政协委员朱克恒,连续多年在政协会议上提交学前教育提案,他说:“现在民办幼儿园幼师、保安工资只有2000多元,比打工妹都少,谁干这活啊?即使找个保姆带孩子都没这么低。”

据悉,陈某之前曾两次向廖园长提出要增加工资,还要求得到一个“先进”的表彰。因为这件事,廖园长与陈某吵过架。陈某携带自杀的毒药到廖园长办公室,怀疑与此事有关。综合警方消息和员工说法,不排除陈某已有死心,见自己要求落空,于是实施了暴行。

据曾勇前透露,罗湖区今年在学前教育上预计投入1.2亿元,相比去年的605万元,增长了近20倍。

陆克俭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,据他调查,深圳市现有1200多所幼儿园,民办幼儿园的比例接近96%,公办幼儿园仅占4%左右,公办幼儿园比例较去年下降了一个百分点。陆克俭关注的另外一组数字则显示,北京市公办幼儿园的比例高达60%,上海更高,为70%。

朱克恒也认为,政府应加大投入,多办一些普惠性幼儿园,把高端幼儿园让位于民办,形成良性循环。(记者 宋毅 石华 陈骁鹏 实习生 杨叶)

“事发前一天晚上,老陈领到工资,听说是因为幼儿园之前承诺的一笔奖金没有兑现,第二天老陈就和园长发生了口角,据说园长的话激怒了老陈。具体奖金数目我也不清楚。再加上几个月前,幼儿园组织所有的老师和职工外出旅游,唯独老陈一人没去,那时老陈心里也有些想法”。

鹏兴花园,是鹏兴一幼所在的小区,保安员老赵,是死者老陈的老乡和朋友。据老赵介绍,老陈在鹏兴一幼当保安,8年没涨过工资,每个月工资2000元左右,整个幼儿园只有他一个保安。

陆克俭,深圳大学教育学专家,长期关注深圳的学前教育,并对此做过详细统计调查。

陆克俭表示,深圳的公办幼儿园不仅比率下降,并且性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,公办幼儿园出现了“偷梁换柱”,对新进的教职工都采用聘用制,没有编制和财政补贴,几年后幼儿园里面享有编制的老教职工退休之后,所有人都是合同制,到时公办幼儿园就只剩下假躯壳,无公办之实了。

曾勇前告诉记者,幼儿园改制出现系列问题后,引起各相关部门重视。今年4月深圳市教育局、深圳市财政委员会根据实际情况,出台了普惠性幼儿园的管理暂行办法,但是一切工作也是刚刚起步。

据罗湖区教育局学前教育科科长李米莎介绍,从1999年开始,廖园长就在鹏兴第一幼儿园担任园长,后又参与了鹏兴其他几个幼儿园的建设和管理,因其业务能力强,被教育局聘为莲塘片区幼儿园管理的“片长”,协助管理七八家幼儿园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hagzm.cn四川省雅安市偬苟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- www.khagzm.cn版权所有